66影院永久域名:www.vip66yy.com

首页  »  娱乐动态  »  定山针:回翠烟阁喜庆生辰后花园议盗金簪?

定山针:回翠烟阁喜庆生辰后花园议盗金簪?

发布于:2018-01-26来源:互联网

第十二回翠烟阁喜庆生辰后花园议盗金簪

翠烟阁众多仙家,王母娘娘第一个同敖广打招呼,这使敖广分外兴奋。

敖广道:“多谢王母,早就听说瑶池的新酒甘醇无比,倾倒群仙,只可惜我无缘品尝,今天老龙我可是慕名而来。”

“好,”王母娘娘笑道,“上回的品酒大会,我悬赏为这新酒征名,到现在这奖还没人拿去呢,今天哪,我一定要给这酒起个亮亮堂堂的名字,好了,客气话就不用说了,快坐吧。”

敖广落座,东方朔、麻姑、王惮老祖等也分别向王母贺寿,王母娘娘左顾右盼,见众多神仙济济一堂,不由又增加了几分欢喜,待看到上洞八仙坐席时,却见只有吕洞宾、蓝采和、张果老、铁拐李四人,没见汉钟离、何仙姑等的踪影,便问:“吕洞宾,你们上洞八仙不是八个人么,怎么只来了四个,是嫌我的酒不好还是怎的?”说到这里,她心头一动,蓦地又想起吕洞宾来借金簪的事,脸色随之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云。

这是个喜庆的日子,众仙都忙着哄王母娘娘高兴,极少有人注意王母娘娘的不快,但这一丝阴云立即被吕洞宾感觉到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,为了降妖大计顺利进行,今天他必须想尽办法哄王母娘娘开心。

“王母,您说笑了,”吕洞宾说:“您老人家生日这么大的事,无论如何我们也是要来的,再说,瑶池这新酒小仙还没喝够,就是没有缘由也想找个借口来讨一杯呢,只是因有点急事,汉钟离他们四个来不了,小仙替四位仙兄祝王母寿与天齐。”

还有一个人捕捉到了王母娘娘脸上的不快,那就是东方朔,吕洞宾的心思,东方朔已经猜到八九,他也举杯向众仙说,“今天大家欢聚一堂,真是开心得很,来,大家干一杯,祝王母寿与天齐。”

众仙一起举杯:“祝王母寿与天齐。”

一番祝酒词说得王母娘娘心情舒缓开来,方才的不快丢到一边。

“好了,既然汉钟离他们来不了就算了,”她尽量拿出宽宏大量的姿态,笑道,“反正都是瑶池的常客,上回的品酒大会,出了点小事,扫了大家的兴,我这心里一直有些过意不去,今天呢,我先说一下,那件事就算过去了,瑶池的美酒佳肴尽在席中,各位可以开怀畅饮。”

“祝王母寿与天齐。”席间又一片祝酒声。

酒宴刚开始就起了一个gaochao,王母娘娘这回完全忘掉了不快。

“天齐,天齐,多么好的祝词,”她笑着说:不过我一直觉得这词儿来得有点虚,众位都是仙家,大可不必拘泥,就来点实的吧,我为今年这新酒征名,一直没个结果,你们今天可要广开思路,谁的名字被选中,就算是最好的贺礼。”

众仙熙熙攘攘,贺寿之声不绝于耳,吕洞宾、蓝采和、张果老、铁拐李四人也与众仙一样频频举杯,不同的是这四人一直用目光搜索着大厅。

说到这里,你一定知道他们要干什么,是的,这回你猜对了,他们在找人,当牡丹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门口的时候,铁拐李悄悄对吕洞宾说:“喂,看你的了。”

对吕洞宾等四人的异常举动,满座宾客均未留意,惟有东方朔觉得奇怪,他睁圆了双目正要看个究竟,牡丹、绛云和雪蕾为众仙斟酒,几乎同时来到面前。

几人为众仙斟上酒。在一片欢呼声中,众仙干了一杯。除了为王母娘娘祝寿,免不了还是老话题——为新酒命名。

长眉大仙李长庚放下酒盏对东方朔说:“杯中美酒,余味绵长,一杯下肚,飘然忘我,难得,实是难得,东方兄满腹经纶,可想出了什么好的名字?”

东方朔说:“哪里,哪里,若论品酒,小仙略知一二,至于命名嘛,就不敢班门弄斧了。”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关注着吕洞宾,却见牡丹和绛云斟酒后一直在吕洞宾左右没有离开,牡丹似乎是有意要和吕洞宾搭话,而绛云却好象随时在监视牡丹。

自从被吕洞宾从王母的刀下救出,牡丹一直心存感激,东方朔注意到,牡丹低声对吕洞宾说:“蒙仙长相救,奴婢感恩不尽,今日借花献佛略表敬意,望仙长多饮一杯。”

“小事一端,不足挂齿,仙娥不必在意。”吕洞宾神情有些慌乱,端起杯一饮而尽。

东方朔还看到,铁拐李的样子好像有些着急,他暗暗踢了吕洞宾一脚。

东方朔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一干人,长眉大仙对东方朔说:“喂,上回的品酒大会,因为水晶宝镜的事闹得大家未能尽兴,听说上洞八仙已经找到补镜之方,不知道那事现在进展的怎么样了?”

东方朔暗怪他干扰了自己的观察,又不好明说,小声道:“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,宝镜碎片丢了,你不知道啊,还是好好品你的酒吧!”

长眉大仙哪知东方朔在想什么,依旧说:“碎片丢了,那是王母宫里的事,不管怎么说,找到补镜之方,那也是奇功一件,应该好好庆祝一下。”

东方朔敷衍着说:“对,是该好好庆祝一下,不过今天是王母娘娘的生日,那过去的事,就别再提了。”在喝酒的时候,他注意到绛云正在用嫉妒的目光看着牡丹和吕洞宾,然后扭dong着身子走到吕洞宾面前。

吕洞宾、蓝采和、张果老、铁拐李这四人本是在配合行动,蓝采和与张果老对视了一下,张果老便招呼绛云:“仙娥,有劳这里斟酒。”

东方朔看到,绛云很不情愿地走到张果老面前。铁拐李又暗暗踢了吕洞宾一下。

吕洞宾似乎有些尴尬,对牡丹说:“仙娥……我……”万事开头难,本来是早已计议好的事,事到临头,他还是觉得不好启齿。

牡丹低着头说:“仙长有何吩咐?”

吕洞宾硬着头皮说:“仙娥,能否请往后花园一叙,贫道有要事相商。”

牡丹吃了一惊,杯里的酒溢到桌上。

吕洞宾说:“仙娥,你一定要答应我,我在假山旁等你。”

牡丹神情慌乱地说:“不!仙长,你醉了。”

吕洞宾站起来,分明有些急了,压低声音说:“仙娥,我没有醉酒。真的是有要事相商。”

“不,不。”牡丹惊恐地摇着头往别处去了。

这一切也早被绛云看在眼里,可是,蓝采和、张果老、铁拐李轮番缠着她斟酒,她根本没机会听二人在说什么。东方朔却听到,铁拐李小声对吕洞宾说:“喂,有门,按计行事,全看你的了。”接着,他看见吕洞宾先离开大厅,再然后,牡丹也离席而去。

绛云脸上带笑敷衍着众仙,心里已经长了草,恨不得立刻就尾随二人而去。。

瑶池后花园的假山与园门之间隔着一片不大的桃林,透过桃林可以看到园门处的动静,吕洞宾来到这里后,便一直焦急地等待,他知道,铁拐李说的“有门”并不是凭空臆测,牡丹一定会来。他本不愿让牡丹卷到天曹山这件事里,但事情到了这般地步,已经完全由不得他,话已经说出去,如果没有意外,牡丹马上就该到了。

牡丹确实已经到了园门外,在宴席间当她听到吕洞宾叫他到后花园相会时,她的心头当时便是一震,慌乱之中甚至有些想入非非,但她很快就理顺了思路,她知道,吕洞宾找她一定有要事,并且很自然地联想到了定山针,她希望自己能有机会帮到吕洞宾,但如何去帮呢,她确实想不好,直到此刻她仍抑不住心头一阵阵慌乱。

翠烟阁里热火朝天,后花园却是一片寂静,牡丹进了园门,匆匆忙忙穿过桃林到了池塘边,她看到,吕洞宾正在假山旁翘首以盼。

吕洞宾见了牡丹,连忙正了正衣襟迎上前施礼:“仙娥,你,来了。”虽然他已经做了准备,一时还是有些语塞。

牡丹依然有些慌乱,忙还礼道:“不知仙长叫小女来有何吩咐?”

吕洞宾略定了定神说:“方才席间唐突相约,多有得罪,还望见谅。”

牡丹低着头说:“昔日蒙仙长相救,小女感恩不尽,如有吩咐,当竭力效命,请不必客气。”

吕洞宾道:“区区小事,仙娥千万不要一再提它,今日贸然相约,乃是为了一件大事,请仙娥一定帮我。”

话说到这里,牡丹觉得自己已经猜对了,一定是为了定山针,可是这事王母早已封了口,要想劝王母改变主意谈何容易,心里如此想着,脸上不觉便露出为难之色。

此刻吕洞宾却顾不了许多,时间紧迫,说正事要紧,他从袍袖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假簪递到牡丹面前道:“仙娥,你先看看此物。”

假簪闪烁在耀眼的光芒,牡丹见了,登时吓得后退一步:“这是王母头上的金簪,怎么会在你的手里?”

吕洞宾说:“仙娥不必惊慌,这是一支假簪。”

“假簪?”牡丹心慌意乱接过假簪,疑惑地问,“你拿它来干什么?”

吕洞宾说:“请仙娥先看看它与王母那真的有何不同?”

牡丹稍微镇定一下,仔细看着假簪说:“一模一样,只是光泽略差了些。”

“这就好了。”吕洞宾长长吐了口气。

这是一件很难开口的事,但二人心有灵犀,吕洞宾没说几句,牡丹已经了然,只是事关重大,她踟躇许久,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,如果叫她再去劝劝王母或者做别的事,她一定会义无返顾地应允,但这种瞒天过海的事,她连想也不敢想!又怎么敢答应?

“不,我不敢,不敢。”她连连摆手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